布里塔尼亚帝国艳情史——My Gemstone Pony Chapter 9&Chapter 10

第一次犯失心疯也不是很有经验是什么鬼233333

朱雀鲁鲁炖肉专用号:

布里塔尼亚帝国艳情史——My Gemstone Pony


Verse one:Be loved


作者:翡翠酪


  


这是一个由《CodeGeass反逆のルルーシュR2》第20话开始的一个悖论的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朱雀没有被修耐泽尔煽动去刺杀第98代皇帝查尔斯.Di.布里塔尼亚。一个因为朱雀没有出现在神根岛而最终鲁鲁修一人破灭诸神之黄昏的世界。一个鲁鲁修独自设计未来,却由于朱雀最后站在娜娜莉与修奈泽尔一边与白王的他为敌,让他最终败于兰斯洛特与芙蕾雅而没有机会进行零之镇魂曲的世界。在这个世界第100代皇帝娜娜莉顺利登基,并与第一骑士朱雀成为王权派,而宰相修耐泽尔曾经扶持傀儡的计划落空遂割据为宰相派。在这里布里塔尼亚的政局长期呈现两厢制衡的胶着状态。新旧的碰撞,利益的退进,政见的相左,有的是危机四伏,火花四溅。在这里虽然蹒跚,但布里塔尼亚,日本与世界却仍然不得不走进新世界,一个不安定却因为人类寻求幸福的欲望而依旧在新生的新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布里塔尼亚第99代前皇帝鲁鲁修沦为了由朱雀监管关押在第一骑士领地——日本自治区的秘密囚犯,被隔绝于前进世界之外。在这里朱雀和鲁鲁修失去了互相谅解,放下一切的机会,却又被还回了在彼此身边陪伴的时间。从18至32岁,甚至再往后的爱恨纠葛,线不曾断,缘不曾灭。也许……


    之前发布过的《问浮生》,作为这整篇故事的缩影,横跨十几年的时光。当时曾言明那是一篇独立番外,其中每段回忆都与故事主体情节相联系,每个细节背后都有一个完整故事。那么从今往后,请把《问浮生》当作时间的索引,故事的目录,用它串起这个或许有缘能见又或许永远填不满的世界。


    “接下里的故事发生在《问浮生》整个故事结束之后,一个不那么严肃的可爱片段。藤本仍然在每年一次履行自己的单方面约定,但鲁鲁修已经接受朱雀的求婚并结婚两年了。现在的鲁鲁修不再是那个华丽的人偶,没有灵魂的囚徒。他只是一个非常不爱出门的但已经找回自己的生活与幸福的正常人。”




 


Chapter 9


今天的白羊宫醒的格外早。


在清晨的阳光为它白色的宫宇镀上金边之前,在第一滴露水从窗台的绒球花瓣上滴落之前,在花园中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上鸟窝里的雏鸟鸣叫起来之前。


睡在被白色雕花与水蓝色壁纸包围的主卧室的主人从睡梦中睁开了眼睛。轻轻拉动了床边的摇铃。三分钟后咲世子推着轮子端着一杯蜂蜜牛奶出现,她扯开厚重的绣着金雀花的紫罗兰窗帘,让晨曦飘洒进来。娜娜莉用粉红色的丝带系住睡的有点凌乱的长长的浅亚麻色卷发,眯着眼睛双手捧起水晶杯小口的啄着。


因为女王陛下的苏醒,整座宫殿喧嚣起来。不是说发出了多大的声音而是那种人与人之间奇妙的感应开始嘈杂。有人在外面打扫,有人抱来刚刚开放的紫金花与小巧的金雀花缀在一起,整条色彩淡雅的走廊因为这几抹跳脱而生动起来。


当咲世子把娜娜莉抱上轮椅并推到化妆镜之前开始为她梳妆,窗外梧桐树鸟窝里的雏鸟因为母亲的归巢开始叽叽喳喳的欢叫。娜娜莉看了一眼窗外觉得那真是一副可爱的景象,便随即又被镜中映出的咲世子吸引。看似千篇一律的女仆制服却藏着小巧,灰色衬衫的袖口用银线绣了不易察觉的小小花纹。她抓住还在为她梳头发的咲世子的手,轻轻捏了捏,在镜中对望着的点点头。


娜娜莉拿出梳妆盒里的小钥匙,打开紧锁的妆台小抽屉,从抽屉里取出一只精致的首饰盒,从首饰盒的最里层拿出一条手链。与女王身份毫不相称的一点也不名贵手链,陶瓷的小花,合成的宝石,银质的链子。若真非要说有什么稀奇的,垂下来的小小吊坠上有几颗樱矿原石,闪着与普通粉色宝石不一样的光泽。但她小心翼翼的把它拿出来,望着它仿佛望着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又拿到唇边吻了吻才小心翼翼的轻轻扣在手上。


反复检查完手链在手上的样子,这才满意的抬头却又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愣住了。今天咲世子没有像这许多年来一样把她的长发盘起,而是梳梳好用小辫稍微拢住便任瀑布般的长发披在她身后……这让她一下想起了很多年前的自己,她的头发已经这么长了啊……曾经会为她修剪头发的人……


抽抽自己的鼻子娜娜莉深吸了一口气。


“陛下,你看这套裙子怎么样?”咲世子捧着衣服走到娜娜莉身边。


洁白带宝石,深紫缀金色这些东西今天都没有。那是一套从她登基以来就很少再有机会穿上的粉红色的裙子。


“好,我很喜欢。谢谢你~”娜娜莉伸手慢慢摩挲着粉红丝滑的布料,笑了。


“陛下!”朱雀的声音紧随与这个闲静的清晨毫不相称的急躁敲门声在门外响起,听起来忧心忡忡。


“什么事?”虽然声音故作严肃,但不知怎么的娜娜莉就觉得此时此刻突然杀出来的朱雀应景的很逗乐,包括他那天要塌下来的语调。望向咲世子,她嘴角泄露的弧度表示她同意。


朱雀还丝毫不知道里面正在偷乐:“天子殿下携舰队接近我国国境了,已经发来贺电和公文。”


这出乎意料的发展倒是先让娜娜莉一怔,但随即一系列计划闪过这位还有一周才年满三十却已经被评价为贤明的女王的聪明脑袋。这下娜娜莉是真的控制不住,捂住嘴偷乐起来:“那就烦请枢木卿集合十二圆桌骑士,最高礼宾规格接待。”


朱雀的语调已经从天要塌下来变成了已经塌下来“可是,娜娜莉你明知道……”


“枢木卿!国事为重!”娜娜莉憋住笑,用上了自己现在能拿出的全部威严,咲世子跟着在后面认真的点头。


“Yes, My Lord。”这个第一骑士的回答可是真够不情不愿的。


最后一个音符戛然而止,军乐团收乐器礼毕。


电视转播结束,媒体被疏导出去,仪仗队与军乐队也撤离。等他们自己的随行官员也跟着先出去之后,蒋丽华一下从天子的外壳里挣脱出来扑向了娜娜莉。


“娜娜莉,好久不见!”她欢乐的抱住娜娜莉,无视掉黎星刻要晕的表情。而朱雀像是终于被解放了一般大大的出了一口气,使劲拍拍黎星刻的肩算是打过招呼就开始闷着头往宫外走。


“朱雀,你去哪?!”娜娜莉本来还想继续和天子说话却不得不先叫住朱雀。


“我换衣服去机场啊!三个小时前……”朱雀一脸的难以置信,娜娜莉不会这么重要的事儿都忘了?!却又看看黎星刻和天子莫名的脸,把后半句吞了回去。


“现在哪还有功夫给你换衣服?!”娜娜莉的表情比朱雀更难以置信,“即使换衣服的三分钟也很宝贵好吗?!车队已经在小犬门外等你,你赶紧去。”


微微皱了皱眉头,朱雀觉得娜娜莉说的很有道理,似乎又很没道理。但时间紧急顾不得这么多了,她刚才说的是小犬门吧。准备拔腿开跑的朱雀却还没来得及走出宫门就又被娜娜莉叫住。


“你们不用站岗了。现在起随第一骑士执行任务”她指了指了在这个巨大的大厅四边站的笔直的皇家卫队,“立刻行动。”


目送不顾礼仪体面匆匆消失的第一骑士,又回头看看自己的天子和布里塔尼亚女王两个“小姑娘”兴奋的都要飞起来的样子。黎星刻觉得一阵胸闷,这里果然是个豺狼虎豹的险恶之地。


“咲世子,叫杰雷米亚马上来见我。”这样吩咐完的娜娜莉立刻牵住天子的手,自己操纵轮椅往内宫而去,“前阵子我收到一个少见的配方烤了一批超级好吃的饼干,就知道你会来,给你留着……”


叽叽喳喳的谈话声伴着银铃般的笑声……黎星刻最终不得不放下紧绷的神经,天子殿下看起来真的很开心。这段时间,就当作来潘多拉贡度假,算了吧。




Chapter 10


看见走在他旁边的皇家卫兵在进宫门时对上守宫门同的袍那种兴奋询问眼神,前者给了后者给了一个惨淡的回应。鲁鲁修忍不住把自己的兜帽拉一拉好遮住自己忍俊不禁的表情。


“幸运的家伙,你们可算回来了!和第一骑士一起出任务什么感觉?!”


“哦!天啊!别提了!”


这样的对话仿佛已经在眼神里泄露的一干二净的可以听到声音。


走过第二道宫门,解放了这两队今天还挺倒霉的皇家侍卫。杰雷米亚在前面一步三回头的局促带路,似乎他正在挣扎让他这个臣子给作为这里主人的鲁鲁修带路是否不妥。而朱雀就在后面一步一步重重的踩着地面,一脸没睡醒却走的杀气腾腾。


刚才回宫之后,杰雷米亚在鲁鲁修出声之前就粗暴的把熟睡的朱雀从鲁鲁修的大腿上拎了起来。睡得正香的朱雀下意识反击差点一脚踹上杰雷米亚的心窝,之后才懵懵懂懂的环伺四周发现已经在蛇夫门外,不甘不愿的松开还抓着鲁鲁修披风的手。所以现在加速病药物遗留的“宿醉”,起床气加不能单独和鲁鲁修呆在一起说话还不能牵手抱抱更别说亲热,大约朱雀的怨气已经到顶了。


悄悄回头瞄了一眼气鼓鼓又病恹恹的朱雀,鲁鲁修又好笑又有点心疼。看着杰雷米亚因为紧张而不知不觉越走越快越走越远的背影,突然有了一个坏坏的计划。


“我都做了什么啊!”


此刻朱雀的内心是崩溃的,如果硬要说多崩溃大概就是十多年前在EU战场他被几个团围在东欧酷寒的森林一隅,兰斯洛特能源箱见底而又空域封锁没人能给他补给。正是命悬一线之时突然我军增援出现,用电磁干扰废了全场的KMF反倒是兰斯洛特因为没能源关机而毫发无伤。他刚拿到补给重启兰斯洛特就听到那个难伺候的军师嚷嚷着让他趁现在赶紧撕了战力损失惨重的敌军防线,他这才明白自己被当了活饵的那个时候的崩溃程度乘以五倍。


已经清醒过来的枢木朱雀对于自己跪机场这个事儿已经过于震惊到完全无暇顾及羞耻而是单纯的觉得匪夷所思的地步。毕竟是第一次失心疯,他也不是很有经验……


看着鲁鲁修走在前面的背影,那招展的黑色披风与金色的皇族纹章。是他的失误,让鲁鲁修又不得不穿上这样的装扮,背负皇族的纹章。鲁鲁修现在的心情是怎样?他不敢揣测。这样的重量会伤到他吗?他不敢想象。


看着雄伟宫宇外的一根根罗马柱,他恨不得又一根根撞过去。是他又不得不让鲁鲁修面对他过去的身份……不论鲁鲁修怎么想…


“我都做了什……”


“跟我来!”


突然凑到眼前的鲁鲁修打断了朱雀无限循环的自怨自艾。


瞅准了杰雷米亚走太快消失在转角的时机,回身切到朱雀面前,拉住他的手就跑。那一瞬间他的眼睛在闪闪发光。


稀里糊涂跟着鲁鲁修的脚步,这个在这儿长大的皇子还记得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即使跑不了几步,鲁鲁修就喘着从跑变走速度骤降,但是这毫不影响朱雀惊讶的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另一片他往来于宫廷十几年都没发现其实居然离得这么近的花园。


鲁鲁修依然没有放开他的手。跑动中掉落了兜帽,露出的脸红扑扑的像一只熟透的苹果圆润诱人。被蛊惑似的朝鲁鲁修凑过去,却又被他扭头躲过。但他仍然没松开拉着朱雀的手,带着朱雀往绿墙迷宫深处走去。


丝毫没有犹豫的路线选择,让这个复杂的圆形迷宫从朱雀眼前掠过的速度仿佛一幅幅翻页的幻灯片。随着不同段绿墙点缀盛放不同花朵的美景变幻,鲁鲁修一直没有停下脚步,直到抵达这个梦幻终点。


那是一座小小的凉亭,用白色大理石砌成再用铁花点缀,仿佛真正从亭子的石头里长出来一般的一丛丛铁花绕住这个没有生命的亭子,在一片郁郁葱葱里也显得生机勃勃。


鲁鲁修笑着把朱雀拉到亭子的中央,在尚未平复的气息中响亮的亲了他的嘴唇一口。


“啊哈哈,你真的想的太多了。我都快能听见你脑子里齿轮卡住过热的警报声了。”


不等朱雀理解什么是“想太多”,鲁鲁修便一把把他推到凉亭的长椅上,美梦还没有结束。


“不许动!”他详装威胁的瞪了朱雀一眼,便走过来把朱雀的双膝分开,大咧咧的坐在了其间的地板上,手开始去解朱雀的裤子。


“鲁鲁……”察觉到鲁鲁修要干什么的朱雀赶忙慌张按住鲁鲁修的手。


反手抓起朱雀按住自己的手,鲁鲁修把它举到自己嘴边狠狠咬了一口。满意的留下一圈鲜红的牙印后,他冲朱雀眨眨眼:“我说了,不准动~”


       肉餐点这里


“所以……进了第二道宫墙。你一转头哥哥就不见了?!”娜娜莉回头看看舟车劳顿吃饱喝足已经在豪华客房睡着的天子还有守在旁边死鱼眼的黎星刻,冲咲世子打了个手势便带着前来汇报一脸要哭的杰雷米亚到了走廊上,“什么叫不见了?!朱雀呢?!”


“也一起不见了!”杰雷米亚噗通跪下,他现在真是恨不得捶死自己。


也不见了?


沉吟片刻,娜娜莉突然冷笑了一声:“杰蕾米亚卿,放心吧这不是你的错。哥哥以前可是常常被我一起拉着在宫里探险,论地形他比你们任何人都熟悉的多。既然枢木卿也不见了……”


“那属下立刻派人去找!”杰雷米亚似乎是因为打击过重没有听懂娜娜莉话里的意思。


挥手让杰雷米亚闭嘴再平身,娜娜莉挑着眉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皇家庭院里一片宁谧:“不必了,把茶具摆到白羊宫二楼露台。我们边喝下午茶边等吧,毕竟这可是得等好久了。”




Verseone:Be loved


—END—




酪酪的存稿到目前为止已经没有了,为了不给酪酪鸭梨,所以下周开始暂停更新~




相关阅读:


My Gemstone Pony①、②


My Gemstone Pony③、④


My Gemstone Pony⑤、⑥


My Gemstone Pony⑦、⑧


问浮生


Novocaine


月光蛾



评论
热度(195)
©丹青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