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蟒麟记8

小乐清水子:

周泽楷虽贵为一朝皇子,但自幼修习上乘内功,已臻化境,气性淡泊,并不为叶修的戏耍动怒,反望向叶修问道:“你叫我?”


叶修叫得是野花野草,干周泽楷何事,乍听之下,很是不解,瞧周泽楷的神情也瞧不出个所以然,便反过来问他:“甚么?”


周泽楷收回视线:“没甚么。”


这时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飘散开来,萦绕其间,叶修鼻端微动,嗅出是烤肉的味道,不觉微微露出陶醉神色。他盘腿坐起来,顺着香气望过去,只见周泽楷坐在一块大石上,面前生了堆火,火势旺盛,哔剥作响,白烟冲天,火堆外的泥地上竖着几只树杈穿成的烤肉,已烧得肉香四溢,令人食指大动。


适才叶修晕倒,周泽楷去探他的脉象鼻息,只觉得他气息虽然微弱,但平稳绵长,仿若动物在冬日以胎息入眠,一时半会死不掉,便不再理会,自去溪边洗漱。周泽楷原就打算在此打尖歇息,当下捡柴生火,从行囊中取出一块生牛肉,又捡出几条树枝,做穿肉所用。待到叶修走到他丈许远的另一块大石上坐下之时,周泽楷脚边还有几条长树枝,手里还有半块生牛肉,正徒手一块一块地撕下生牛肉,往树枝上穿去。生肉厚实有韧性,他撕起来,有如撕扯轻薄的宣纸一般容易轻便,且撕出的肉块大小均等,像用尺子量过,再刀子割出来的。这也罢了,树枝松脆易折,两端粗圆,他用去穿那一片片肉块,竟也如用磨尖的铁签子穿肉一样畅快,毫无滞涩之感。


叶修不禁抚掌称赞:“好俊的功夫。”


周泽楷不答,手也不停。


叶修急往火中一指,叫道:“哎哟,边上这串已经烤得差不多啦,再烤就老了。”


周泽楷将手中这串生肉偎火插好,顺手摘出叶修所指已到火候那串烤肉,听不出叶修话中的讨食之意一般,自行吃了起来。


叶修看看周泽楷,瞧瞧烤牛肉,等周泽楷吃完,再去穿肉,他才又道:“其实,我有一个毛病,你道是甚么?”他料周泽楷不会问“甚么”,不待话音落定便径自说下去:“你定要问‘是甚么’对不对?告诉你也无妨,那就是不能饿着,一饿就要犯病,不是冻得要死就是热得难挡,或是忽冷忽热来回煎熬。你连人带马脚程太快,我追了你一晚上,甚么也没吃,这就饿了,刚才我犯病的样子都叫你瞧见了,现在我得吃点东西……”


周泽楷仍不言语,叶修礼貌已尽,心想没说不许便是许了,也不多客气,抢在周泽楷前取下一串烤牛肉吃了起来。周泽楷果然没拦他。周泽楷已经饱腹,剩下这些牛肉是扔了还是叫别人吃了,全没分别。


叶修吃得欢畅,不消片刻,几大串牛肉下肚,全身更加适意,他边吃边劝周泽楷道:“别客气啊,你也吃。“


周泽楷取过水囊喝水,瞧也不瞧叶修一眼。


叶修似是成心要哄得周泽楷开口,又道:“嗳,刚才我说的话,你信还是不信?”


呆了片刻,周泽楷终于缓缓问道:“信与不信,有何分别?”


叶修拎着穿肉用的树枝,嘻嘻一笑:“当然有分别啦,你不信,我岂不是骗吃骗喝?你信了,我就是名正言顺地吃喝。”


周泽楷道:“不信。”


其实他非是不信叶修所述病症,天下之广,甚么稀奇古怪的病症内伤没有,这也算不得甚么,他只是不信叶修上来就将底子兜与他看。


叶修即刻怒道:“一般别人这样说,不管心里怎么嘀咕,表面上都要答个信字,我辈中人,出门在外,与人方便就是与自己方便,你这样削人家面子,怎么能交到好朋友?”


周泽楷的视线在叶修面上稍作停留:“好说,你发作一个,我瞧瞧。”


叶修发出一声叹息:“现在吃饱了,发作不起来了,下次吧。”他站起来,伸伸懒腰:“觉也睡了,饭也吃了,该活动活动筋骨了,过两招?”话一出口,“呼”得一掌已经平拍而出。


谁能料到叶修说打就打,言笑间忽出杀招?


周泽楷能。


叶修来者不善,周泽楷自然早就有所防备,他嘴上陪着叶修胡说,实则并未放松警惕,叶修这一掌看似随意而发,实则内力精纯深厚,不可小觑,周泽楷只感到一堵厚实无比的墙,向他猛压过来。电光石火之间,他横剑当胸,腾空而起,使得叶修这一掌的掌力堪堪自他足下擦过,尽拍向空出。


叶修一击不中,并未追击,他本就不是来杀周泽楷的。周泽楷一口真气已尽,身子下坠,见叶修收掌,改为负手而立,左足踏于右足之上,借势再度高高扬起,向后飘出数丈。


叶修心中叫了声好,周泽楷反应神速,以坐姿扬身而起,一纵一跃,势如雷霆,身姿却轻盈如鸟,仿若御风而行,端得是潇洒飘逸。


接着一股霸道至极的剑气破空而来,霎时间天地都被突然暴涨的黄芒所笼罩,周泽楷双足尚未触地,绣铁剑已出鞘,人也飞出,直取叶修中路。只一把剑,却有千道万道的剑芒,冲天而起,封住叶修所有的退路。


叶修不退。周泽楷乃天下一等一的高手,退上半步,胜负便可以定了。叶修不仅不退,反而以一种形如鬼魅的身法向周泽楷迎面撞去,仿若一支离弦的箭矢。周泽楷的剑尚未碰到他,他已瞬间拍出二十一掌,每一掌招式未到老便换下一掌,掌掌衔接紧密,不留空处,正正应对绣铁剑四面八方的来势。


只听剑气“砰砰”相交,所及之处,飞沙走石,草飞木折,二人身形快如闪电,成一白一青两道影子,兔起鹘落,以快打快,片刻间便拆了百余招。


周泽楷剑尖急走,绣铁剑灵秀盈动,在他手中仿佛比羽毛还轻,突然间剑气巨盛,剑尖顿住,收去万般变化,化千为一,周泽楷改为大开大合地打法,以碎山裂地之势向叶修当胸劈去。这一招他是从蒙人骑兵作战方式中领略出来的,去势迅捷凌厉,当真如茫茫草原上,千骑万马冲杀敌阵的气魄。


叶修喝了声“好”,并不硬撼,足尖一点,反身腾空而起,再折身向下,双掌从空中压下,直拍周泽楷天灵。这一招看似避得轻巧写意,只有周泽楷最清楚,叶修只要慢上半拍,便已身首异处,而能从他剑气下抢出脱身的机会,天下间也没几人。周泽楷手腕一翻,绣铁剑向上削去。“当”得一声,剑身与肉掌相交,叶修将真气灌注掌上,一双肉掌,竟如金石般坚硬。

评论
热度(843)
©丹青客 | Powered by LOFTER